191026分翻訳会議

黑手党是全球化暴风和以西西里岛大地为生的人们之间产生的榨取中间利益的网络团体。
全球化的历史过程造就了西西里岛内部的歪曲的系统。
在西西里岛,留有根深蒂固的土地所有制。
那些所有着土地的贵族们,都住在诸如巴勒莫(Palermo)的西西里岛内部北海岸边的先进地区,或者诸如那不勒斯(Napoli)的偏远地区。
于是大约在19世纪,便出现了代替土地所有者来管理土地的职务。
即庄园承包人(庄园管家,Gabellotto)。
他们将住在远处的地主们的土地转租给大量的小农户,榨取他们的利益。
也就是说,土地的支配权实际是在庄园承包人手里。
他们建立了私人兵队,让有后门的人做农场的管理者,从渐渐有名无实的地主手里接手土地,并且向小农家征收了高额的土地租金。
当今潜伏在西西里岛的黑手党组织,就是起源于这些庄园承包人。

如果将黑手党理解为某个具体的组织的话将会产生误解。
黑手党是寄生在各种社会活动之中的,榨取中间利益的网络组织。
在贯彻着经济原理的全球化的趋势下,黑手党企图赋予这种趋势以一种相反原理的流动性。
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黑手党差点被获得势力的法西斯所根绝消灭,但是在美国侵略意大利时,黑手党作为背后的势力做出了贡献。
由于西西里岛的贫穷,有很多人都移民到美国。
美国向黑手党所建立起的黑暗组织请求了协助。
之后,本想黑手党是不是要为美国的独立运动出力了,然而结果上,以成长起来的小农们为中心的共产主义者进行了流血的报复。
虽然黑手党没有离开过西西里岛内部,他们绝对不容忍自己的利益有任何损失,冷静的看透大时局。

老人说,这里的政治家们把新的建设地设在山谷间,那里有很多波焦雷亚莱地主们所有的土地。
还没有得到所有人的同意,迁移计划就被定下来了。
当然,想必老人说的这番话是站在不同意迁移计划这一边的意见。
他说,他们现在虽然住在新村落,但是街坊已经处于濒死的状态了。

向他们告别后,我们来到了迁移后的新村庄(Poggioreale,37°45’55.9″N,13°02’15.3″E)。
住宅区的街道里人烟稀少,很多人家车库的卷门都关着。
想买水,却找不到营业的店家。
为了找店家,我们开车一路行驶在住宅区的街道里,开到尽头发现有一个新建的广场。
据说是赫赫有名的米兰工业大学建筑学科的学科带头人设计的。我想起了曾经在建筑杂志上看见过这个广场刚竣工时的鲜艳风姿。
那个当时最尖端的采用了古罗马建筑风格的后现代主义广场,如今已却是渺无人烟。
貌似新村落的规划积地运用了汽车这一移动工具(以汽车为前提)。
于是这个村落尽头的广场便坐落在了一个仅靠徒步是很难抵达的位置上。

未来的建筑家塞蕾娜找到了广场的管理人,把大家心中的疑问都丢了过去。
管理人说道。
…我们的根在山坡中腰的废墟里…但是同时我们又”有必要喜欢上”这个新的家园…这个广场的设计非常奇葩,很多观光客都特地跑来这儿看这个广场。
…然而这个广场的选址明显是个错误。
村民们除了一年几次的祭祀节日之外根本不会到广场来…大家的房子都比从前宽敞了,于是大家都开始享受家中的生活…这个住宅区是以将来人口成长到1万人为前提而建造的,但是现在人口仅有十分之一(注4)。
…很多年轻人都移居去了诸如澳大利亚的国外…
现在的波焦雷亚莱靠着生产红酒,橄榄,哈密瓜来维持着繁荣,但是这个替代地已经开始发生了土地滑坡…

从包围广场的列柱边可以看到,塞蕾娜听着那个看上去为人正直的老人说的不太明确的一连串证供,不停的愤慨着。
191023訳